陈梓绮:教育是什么?

教育 (85) 4个月前

教育是什么?记得我与恩师林华庆校长一次聊天中,林校长说,教育如同一群人在看话剧,本来大家都老老实实坐着,同时还可以品着咖啡或茶,享受看话剧的乐趣。

不幸的是,第一排观众站起来了,第一排的观众如同现实生活中频繁把孩子送到培训机构提前学习学科知识的家长。被挡住了的第二排、第三排观众被迫也站了起来,这就是跟风的家长,到最后所有人都站着看完了话剧。话剧是看了,但无人品尝到咖啡或茶的香味。

这就是中国教育的现状,家长们揠苗助长让孩子疯长,根本没有感受到教育之美妙。林校长认为,培训机构是学校的有效补充和有机拓展,应侧重艺术和体育类培训,不应成为学科学习的“加速器”。

不得不佩服林校长的前瞻性!不久,国家就宣布了“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的“双减”政策,重拳出击,全面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回归教育本质。

据《人民日报》报导,2020年我国青少年抑郁检出率为24.6%,其中重度抑郁为7.4%,意味着我们培养出来的4个孩子中中,就有1个抑郁症患者。

在我长期接触厌学、网瘾、自残的青少年个案中,觉得这个数据尤为真实可信。国家的“双减”政策恰如及时雨,为超速奔跑的中国教育拉下“紧急刹车闸”。

教育是什么?关于这个问题,在德国著名哲学家雅斯贝尔斯那里,我找到了精彩且富有诗意的回答。

他说,“真正的教育,是一棵树撼动另一棵树,一片云推动另一片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最好的教育,从来都是一种潜移默化而深远持久的影响。

这无疑是在告诉我们,教育从来都是一件急不得的事情,立竿见影急功见利这样的词汇不该出现在教育之中。

生命化教育创始人张文质老师在著作《奶蜜盐》中也提到“教育是慢的艺术”,认为孩子自有他的成长规律,父母们应该尊重孩子的成长,理解它、接纳它,而不要总想着去改变它、调整它,在孩子还没有发育成熟之前,我们怎么知道他最终会长成什么样?生命的成长,需要的是这种“缓慢”生长的力量,而不是那种强力的改变。

想起自己为了解决孩子的问题,寻找教育的出路,2016年走上家庭教育的学习成长,至今整整6个年头,感慨万千。

看着孩子从体育考试0分、完全迈不开腿到成为班级篮球队队长,从不爱学习到初三阶段每晚在教室学到11点才迟迟回家、一个月提高100多分,从母子之间冲突不断到现在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看着儿子一步步的成长,想到母子之间亲密的链接,内心禁不住一阵感动。

其中蕴含的用心付出和努力坚守,其中的静待花开,或许只有自己才能真正深切体会。

教育是爱的教育。我理解的教育,就是让孩子生命力底层流动的是爱和慈悲,学会爱更多的人。儿子的三两件事让我非常感触。

每次他从学校搭摩托回家,价格18元。他说看到摩托车司机已50多岁,头发花白,深感生活之不容易,总是主动给20元,叫叔叔不用找钱。

在体育加试之前,他买了一支钢笔作为礼物送给舍友,祝愿他取得好成绩。在我去宿舍拿被子回家洗的时候,舍友们都纷纷向我说,“聪毅人特别好,爱帮助我们,我们很喜欢他。”

一次儿子与同学聚会回家,我看到他只穿着薄薄的衬衫冻得哆哆嗦嗦回家。他告诉我,厚外套借给了穿自行车的同学,因为天冷,他觉得那个同学更需要那件厚外套。我向他竖起了大拇指,为他乐于助人的行为点赞。

班主任告诉我,当班级里需要人去搬桌子或抬水时,聪毅总是第一个举手,特别愿意为同学付出。一个孩子,生命力底层流动的如果是爱和慈悲,他懂得共情他人之不易,懂得关心爱护他人,懂得赢了和赢得的关系,不断为他人创造价值,而不计回报,他将无往不利。

感恩我的儿子聪毅,促使我2016年为了解决青春期孩子叛逆的问题,走上了学习家庭教育的道路。殊不知因着孩子,重走一回自我成长之路,让我找到了丢失已久的自己,遇见了更美好的自己,迎来了家庭教育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