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特色教育制度:穷人卖淫、卖卵付学费,毕业后终生还债

生活 (100) 4个月前

 酷玩实验室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酷玩实验室

乌鸦校尉经授权转载

 

美国真的是一个神奇的国家。
自称“史上缴税最多的美国人”马斯克,宣布今年将缴纳110亿美元的税款额
 
而在美国的大学,越来越多女大学生却因为无力支付学生贷款,选择去卖卵
高科技企业、高校扎堆的美国旧金山湾区,在全美21个大都会中,高薪富豪数量排名第一。
 
 
在这里,Diane Tober博士遇到一位单身母亲,在努力赚钱抚养她的两个女儿,收入只够一家人的日常花销。
 
为了交学费,大女儿不得不打两份工,但还是不够。终于,20岁生日的那天,她决定去卖卵。
小女儿19岁的时候,也开始卖卵。带她入坑的,正是她的亲生姐姐。姐姐告诉她,卖一次卵,就能获得7000美元。
母亲看在眼里,却无能为力。
全美国,像这对姐妹一样的女大学生,不在少数。早在7年前,卖卵支付学生贷款就开始流行了。
这么多年来,医生只管手术,却对手术的后果闭口不言。至少有1/3的女孩表示,医生从不跟她们讲取卵对身体有哪些损害。
于是,有人取了19个卵子,仍然没有要停止的意思。而美国生殖医学会的建议是:一生中不超过6次。
 
当然,医生也不会告诉你这个信息。
 
一位23岁的姑娘卖卵后,肚子疼的一个星期不能走路,差点把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丢了。
一位20岁的女孩和某诊所签署了一份出售7次卵子的合同。然而,直到收到美国国税局6万多美元的税款和罚款的通知,她才知道卖卵子的收入是要纳税的,而这个诊所从来没有告诉过她。
当她取完第七次卵子后突然大出血,立即被送往大医院的急诊室。
 
在医院失血3天后,医生好不容易找到机会给她做了超声检查,发现卵巢已经坏掉了,不得不切掉。
医院账单、税务账单、学生贷款,让这个年轻的女孩患上了重度抑郁。
 
美国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呼吁要正视女大学生卖卵支付学生贷款的问题:“我们应该解决它”,拜登在上台前也承诺要减免学生贷款。
 
然而情况不仅没有得到改善,甚至在向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
01
美国学生通过性交易来支付学生贷款,比卖卵更普遍。

出生于普通家庭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生发现,空有一个社会学学士学历,让她很难找到一份足够支付学生贷款、同时又能保证日常花销的工作。

星巴克的店员不行,麦当劳店员也不行。

 
 
如果想要获得一份高薪的工作,不继续深造基本没有希望。可是,如果要继续深造,就要贷上加贷
于是,她听从了朋友的建议提供性服务,这样“来钱又快又容易”。
 
但是像她这样的“个体户”,不仅很难找到合适的场所,同时也经常被“客户”以各种借口逃单。
于是她的朋友又建议她去找个中介(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皮条客),或者机构(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妓院)。
 
美国的内华达州是可以合法进行卖淫嫖娼活动的。
这里的妓院和普通的外包企业很像,会在网上公开招聘女性员工,并按时向当地政府缴税,从而可以受到当地法律部门的保护。
 
其中一家拥有500名女性工作者的妓院老板Hof发现,里面至少有90名是为了还学生贷款才来的。
 
这样的应聘者不仅每天都有,而且越来越多。
于是这位“天良发现”的妓院老板做了一个决定:让这些陷入学生债务的女孩子2个月内无债一身轻。
他为这些学生妹提供更多的出台机会、更高的服务价格等等。一名前拉拉队长的4万美元债务,就在这位老板的帮助下,很快就还清了。
相比打工,这钱来的不仅快、容易,而且有保障,所以很多人离开妓院后,选择了回归。
Caressa Kisses还清贷款后离开妓院,决定去培训机构学习外科技术员技能,结果毕业后发现根本找不到一份稳定的对口工作。
 
在外面闯荡了9年后,她又回到了妓院。
 
每一笔交易,这位妓院老板“只扣除”50%,这样女孩子就能获得每一单收入的50%。
 
这些女孩子把妓院视作救星,完全无视她们已经完全丧失了自己的人生。
但大部分的妓院老板,并没有这么“良心”。而且,仅仅依靠内华达的妓院,对陷入债务危机的学生和毕业生来说,杯水车薪。
没有妓院的地方,女孩子就会考虑去找一个金主爸爸(Sugar Daddy),进行援助交际。
 
为了每月能够稳定的获得1000-3000美元的收入,住在格林威治22岁的Taylor,需要向一个70多岁、比她父亲年纪还大的男子提供性服务
第一次结束后,怀揣350美元坐在回家的地铁上,她觉得自己“很脏”。可是,如果她不这么做,她就没办法还清学生贷款。
“我只是做了我能做的”。她木然的看着前方,试图用这句话让自己接受现实。
美国人从小接受的价值观就是“知识改变命运、教育直通财富”。为了获得更高等的教育,没有什么代价是不能付出的。
然而现实却是,这个代价变得越来越高
美国学生的债务高到了什么程度,以至于学生需要出卖肉体、拜登“减免学生贷款”的承诺成为一纸空谈?
02
在美国上学能有多贵?
近20年里,美国大学的学费涨了3倍多,远远超过了通货膨胀的速度,导致很多家庭无力承担孩子的学费。
 
可是,再穷不能穷教育啊,于是学校鼓励没钱支付学费的学生,去申请学生贷款。
在美国,有近65%的学生依赖学生贷款
虽然事后他们中的72%表示,非常后悔当初申请学生贷款。然而不贷款,上不起学啊!
 
如今,4470万美国人,背负着超过1.73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万亿元)的学生贷款。意味着每100个美国人当中,就有14个人仍然深陷在学生贷款的泥沼中。
一般学生贷款的期限是10年,可实际上,平均还清贷款的时间是21年。
也就是说,一个22岁毕业的学生,等还清学生贷款,已经40岁了,远高于Facebook、Apple、Google这些大厂的平均员工年龄。
你能想象,到了退休年龄,还在还学生时期欠的债,是什么感觉吗?
更可怕的是,几十年如一日的还贷压力,将导致严重的精神问题,进而影响身体健康。在背负学生贷款的群体中,出现精神和身体疾病的比例高达67%。
并且,这一趋势正在变得越来越严重。
仅在2020年,美国学生贷款总余额增加了8.28%,平均学生贷款债务增加了4.5%。
预计2022年这个数字将突破2万亿美元。
更可怕的是,很多人由于收入有限,会选择最低还款。甚至由于缺钱,可能中途产生断档。在2020年初,20%的学生贷款处于延期偿还状态。
延期还款会产生巨额的利息和滞纳金。最终,你开始只是跟银行借了4万美元,最后还给银行的,可能高达12万美元,是借款的3倍。
 
而美国2019年的平均年薪为5.2万美元,中位数3.4万美元。
教育确实是一条通往财富的道路,只不过不是这些背负债务的人。他们中很多来自低收入家庭,教育不仅没让他们翻身,反而成为拖欠贷款的主力。
甚至来说,教育让他们的命运变得更难了。
相对而言,那些真正因为教育受益的,是美国的富人。
美国大学有一个明规则,叫做“继承录取”(Legacy Admit),说白了就是圈内人优先制,有点“任人唯亲”的意思。
美国学者劳伦·A·里韦拉在《出身 : 不平等的选拔与精英的自我复制》一书中指出,美国高校在面对全国各地学生提交的报考志愿的时候,会优先选择校友的子女,或者对这所学校捐赠者的子女。
 
普林斯顿大学的“继承录取率”高达35%-42%, 耶鲁大学的“继承录取”率在20%-25%之间
而这只是直系亲属的录取率,如果算上旁系亲属,比例将会更大。
这些人毕业后,更倾向于进入美国三大高薪职业投行、咨询公司或者律师事务所工作。
而这些公司在招人的时候,也更倾向于履历光鲜亮丽的应聘者。用劳伦的话说,就是“本质上是在挑选与自己合得来的同类人”。
 
如果你没有背景,被录取的几率连9%都不到。
 
简单来说,精英圈子只选择富人的后代。
至于,背负贷款的学生,从进入校门的那一刻起,就被排除在了精英圈以外。没有圈内人作为人脉,也就基本断了进入高薪行业的念头。
然而,这些人在金融机构工作的精英们眼中,则是“优质客户”。因为这样的用户不断的支付利息,相当于一个稳定的造血库,可以长期供养放贷的人。
根据研究公司R.K. Hammer的数据,信用卡公司在2020年的收入为1760亿美元,利息贡献了其中的760亿美元。
在供养金融机构方面,1.73万亿的学生贷款功不可没。
而美国也成功的把教育,做成了生意。
03
美国的高等级教育机构有三种模式,分别是公立大学、私立大学、以及盈利性的大学。
盈利性大学顾名思义,类似培训机构,本来就是把教育当做生意来做的。相比而言,公立大学和私立大学本该是单纯的教育机构才对,然而实际上并非如此。
 
公立大学是美国分布最广、招收学生最多的学校,优势就是学费便宜。维持学校运转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各州的财政拨款。
然而,在过去的30年里,美国各州开始削减公立大学的支出,导致连最顶级的公立大学也不得不为了金钱低头,开始考虑“教育产业化”,而学校因此变得“企业化”。
最简单的方法是将成本转嫁给学生,手段就是提高学杂费。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富人受惠,穷人遭殃。
一方面,富人的孩子可以通过父辈的财富,抢占掉本该由成绩更为优越的寒门学子获得的录取名额。
另一方面,这些可以全额支付学费,甚至能够为学校进行捐款的“优质生源”,引发了一场大学之间的“抢有钱学生”的大战。
越是名校,越能赚钱,学生就越费钱。这一点,在私立学校表现的更为突出。
美国大学的校友会历史悠久,组织严密,遍布全球。
除了能够帮助校友们保持联络、提供后援外,校友会的一大重要任务,就是筹款。
仅哈佛大学校友会筹得的“捐赠资金”,就超过了英国大学的全部捐款总和。甚至在校级校友会之下,哈佛大学各学院之间都有各自的院级校友会。
 
哈佛法学院有一个45人编制的校友办公室,旗下拥有校友部和集资部。一边劝导校友捐款,一边拿捐款进行投资、炒股。
在校友会的运作下,美国名校的校友们捐款率保持在40%左右,普林斯顿大学甚至达到了68%。
在Netflix出品的纪录片《买进名校:美国大学舞弊风暴》中,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本来是个成绩一般的高中生。然而他的父亲直接用250万美元的捐赠,将他“保送”进了藤校。
 
相反,一名成绩排名全国4%的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基本上不会选择这些名校。
因为,即便你通过学生贷款解决了学费问题,当你走在一群浑身名牌,开着豪车,玩的都是赛马、高尔夫等贵族运动的时候,你也不可能融入到这个阶层,更别提为你的下一代争取“继承录取权”了。
即便不是校友,只要有钱,也可以买到进入名校的门票。
香港富豪陈乐宗曾一次性向哈佛大学捐款3.5亿美元,创造了哈佛历史上单次捐赠记录。第二年,哈佛录取的华人学生比例马上就提高了1倍。
 
2019年,体育教练辛格利用“体育特招生”的绿色通道,为了让美国富人能花钱送孩子进名校,他把造假、代考、行贿等等能用的招都用上了。
教育产业化的代价,是在教育阶段,就拉开了社会各阶层的差距。
到了招聘的环节,你能看到的是对学历和学校背景的要求,看不到的是美国精英阶层的抱团和排外。
正如《出身》的译者江涛所说,精英群体的行为和思维在自我复制中高度趋同,这又反过来加剧自我复制,这一点很像“近亲繁殖”。
近亲繁殖的美国富人们,用美元让孩子跳过了拼努力的过程,坐上了通往上层社会的“直升机”。
 
而被债务压得抬不起头来穷人们,毕业之后就顺理成章地沉淀在底层,成为富人孩子的韭菜。
尾声
向哈佛捐了3.5亿美元的陈乐宗说,唯有教育能改变生命。
然而,当美国的妓女不仅拥有大学学位,而且因为他们的学位一文不值而继续做妓女时,教育到底改变了什么呢?
最残忍的是:
美国的穷人,原来本本分分生活在底层。从来不奢望自己能进入上流社会。
然而,却又被精英层不断告知,“教育改变命运,教育直通财富。”
穷人们也亲眼看到精英们通过教育直通财富,他们以为找到了通往上流世界的道路。
然后,却是通过卖卵、卖淫,获得了入校读书的门票。
他们以为自己拿到了入场券,没想到这张票只能让自己在场外观光,永远无法入场。
然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要用21年的时间,甚至一生,偿还这次观光的费用。
最终,他们会明白,美国梦,是上流生活,是天堂。只是,跟穷人无关。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酷玩实验室(ID:coollabs)

乌鸦校尉经授权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乌鸦校尉的视频在B站上线啦!

小伙伴们有兴趣一定要去给我们捧捧场呀!


美国教育改变谁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