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嫁三年,我梦见母亲对我笑,隔天回娘家,我弟弟赶我出门

双子座 (75) 4个月前

我叫小红,出生于书香门第,下面有一个弟弟,母亲是小学语文教师,认为女孩就该是大家闺秀的样子,知书达理,男孩应该有担当。因此特别注重我和弟弟的家庭教育,我从小就参加各种辅导班绘画,舞蹈,以及奥数培训班,课程多的使我疲惫不堪,但又不敢违背母亲,各种补课班就这样一直延续到高中。

图片模式

因为高中要住校才停止。高中的时候正值青春叛逆期,不理解母亲对自己的好处处与母亲作对,高一故意不好好学习成绩一落千丈,请了好几次家长,后来不知因为什么悔改了,开始学习,但已经有点晚了,高考成绩一般,本来可以在离家近的城市读大学,但当时太叛逆,报志愿的时候因为专业的问题与母亲大吵了一架,一气之下报了离家远的城市,录取通知下来后,母亲气的好几天没吃好饭。到了快要开学的时候,母亲开始为我准备行李,千叮咛万嘱咐,生怕我受什么委屈。那一刻,愧疚的泪水不争气的掉下来,与母亲正式和好。

图片模式

到了大学,因为地区差异,吃饭等各方面的不适应,再加上孤身一人在外地更觉得委屈,基本上每天都要与母亲通电话,听到母亲的声音才有所安慰。假期回家的时候,弟弟对我说,“母亲整天在我身边唠叨你,你可操点心吧,那么大个人了。”到了第二个学期,我适应了很多,跟母亲打电话发牢骚的次数也少了,母亲对我才算是放了心。

图片模式

第二学期我积极参加各种活动,这时才体会到母亲小时候给我报兴趣班的好处,对母亲的良苦用心打心里表示感激。在学校的社团活动里我认识了小华,他总是能在我有困难时及时出现,对我更是体贴照顾,慢慢的我们发展成男女朋友关系。大学毕业后,我把男朋友小华带回家介绍给家人认识,母亲听说小华是我上大学时的本地人,离家距离太远并不是很乐意。不管母亲怎么劝,怎么哭闹,我都没有改变自己的心意。弟弟不止一次说我心狠。但我就是不管不顾非小华不嫁,最后是父亲先妥协,母亲见我是个死心眼,虽有万般不愿,最后还是同意了。父母同意后,没过多久,我便与小华成婚。因为嫁的远,回家的次数渐渐也少了,刚结婚的前两年,因为跟小华如胶似漆对家的思念并不深。

图片模式

后来,小华因为工作的问题经常出差,身边也没有个说话的人,对家的思念越发浓重。小华回来的次数也是越来越晚,但他对我仍是关怀备至,我也就没有起任何疑心。有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梦见了母亲在温柔的对我笑,我越发的想家,正好小华也不在家,我就自己一人买票回家看望父母。

图片模式

到了家门我弟弟阴阳怪气的说“哎呦,这是谁呀,知道回家了,怎么了,没钱了,又来要钱了。你干脆别回来了,这个家不欢迎你。”我觉得疑惑,要什么钱,我从来没向家里要过什么钱。经过一质问才得知,原来是小华,前前后后瞒着所有人向父母要了20万。而母亲因为思念成疾在医院生病修养,我先去医院看望了母亲,看母亲躺在病床上,我心里很不是滋味。都说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我却是个实打实的添堵王。

图片模式

看望过母亲,知道母亲没什么大碍,我打电话问小华是怎么回事,他支支吾吾说在外面赌博欠下的债,我气愤的挂了电话,对自己的一无所知感到无力。虽然他在外赌博,但我还是忍着原谅了他,后来我发现他还是不停的赌博。忍无可忍,我们离了婚。离婚后,安心在家照顾父母,找了一份稳定工作,没事就在家陪父母,弟弟见我成熟了许多,也放下了偏见。我终于明白,无论何时,家永远是自己的避风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