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认为最懂娱乐的是什么地方的人呢!

娱乐 (116) 6个月前

身在帝都搬砖的我,被同事问了个问题:外漂的长沙人是不是都有一个终极梦想,就是回家。

据说,长沙人是新一线城市里最不爱外出打工的。

“满大街茶颜悦色,想去湖南台看节目随时就能去,学区房才2万一平,你来北京干嘛?”

被问懵了。原来如果在家待着,是这么快乐的事情吗?

我赶紧去问了一群留在长沙的朋友,发现“东北人让你快乐”,长沙人让自己快乐。

千禧年前后,在某些省台还在循环播放化肥广告时,湖南卫视就已经打出了“快乐中国”的招牌。同年六月,国民现象级选秀《超级女声》横空出世,开启了电视选秀时代。

唱着唱着来电话了“对不起,我先接个电话”。

娱乐

  在成都、广州唱区,参赛者还大多是科班出身的年轻选手。而长沙唱区,早已真正实现了“想唱就唱”的年龄全覆盖。邻居读高中的姐姐,楼下小卖部的阿姨,当初都参加过海选。

据朋友@青霞回忆,她娭毑(奶奶)就因在麻将桌上和老姐妹的赌约,扯着当时年仅8岁的她翘课,横跨南北城到电视台参加超女。参赛曲目是当时刚在长沙小学课间风行的《小白船》。

青霞本想以要上课为由拒绝,不料娭毑来了一句:

“你又不爱读书,我还不晓得你啊?”

事实上,每年超女,长沙唱区能进全国十强的寥寥无几。原因之一大概是,长沙妹坨们(和她们的家人)根本没想着拿名次,只是想着上电视,多一个在饭桌牌桌上炫耀的谈资。

对于上电视,长沙人是真的有瘾。

采访中,曾住我家楼上的@阿莲回忆,小时候妈妈们,比的不是谁家孩子分数高,而是去看过几回现场直播。

我妈:“我屋里崽去看了三次《快乐大本营》咧,有回还有镜头咧!”

她妈:“我妹子合唱队这回超女决赛还去现场表演了咧,她挨着李宇春站的咧!”

阿莲和她的合唱团姐妹们

阿莲妈妈还曾经在家长会上宣称,汪涵觉得阿莲可爱,要认她做干女儿。真假无从考证,但阿莲从那之后就成了小学的风云人物。

在长沙人的童年记忆里,爸妈们鸡的是去电视台的次数,卷的是和明星的距离。有没有足够的电视曝光率,才是衡量孩子好坏的KPI。

即便是现在,湖南卫视某种程度上也还是大陆娱乐圈的中心。现在暂时停播的《快乐大本营》虽然近年影响力大不如前,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它从成立之初,便是明星红不红的试金石。只有上过快本,才能被盖上“火”“真流量”“国民度”等标签。

饭圈有一种说法,在长沙黄花机场见到明星的概率,比首都机场还高。专业的追星女孩来长沙,先到机场拍图,再到广电的粉丝街参加线下布置,最后才是去五一广场打个旅游卡。

属于是一条龙安排的明明白白

明星也和粉丝形成了默契,从过去由广电正门进入摄影棚,转而从有平台的后门进去,这样一来更方便粉丝拍照出图,也避免了粉丝在正门等待造成秩序混乱。

不得不说,站在平台上的挥手致意的明星真很像站在高台的领导

湖南卫视的娱乐精神,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长沙人。

长沙不缺明星,因为明星就在家门口;长沙人习惯了镜头,十个长沙人有5个上过电视;长沙人不用追娱乐新闻,因为那些浓度最高的娱乐圈八卦,早就在长沙人的圈子里传过一道了。

长沙人,就是娱乐圈中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