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空】为美的佛家美学思想

生活 (69) 4个月前

佛教并没有刻意构建美学理论体系,也很少正面论述美学问题。然而佛教在阐发其世界观、本体论和方法论时,都不自觉地透示出丰富的美学意蕴。佛教世界观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揭示了美的真幻相即,有无相生的特点。讲“心融万有”、“万法唯识”催生了“美由心生”的主观主义审美观。

首先,佛教讲“色即是空”,而不是说色“无”而空,是因为佛教认为“色”不是自有的,也不是永恒的,是因缘的聚合。但是“色”一旦为因缘而生,就是一种存在,就是有。这里的“有”与“空”并不矛盾。

“空”是色的本性,“ 有”是相对于现象存在而言。这样,万法诸色都是现象有与自性空,当下有与长远空,相对有与绝对空,俗谛有与真谛空的对立统一。即佛家所言“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这样主空的认识论和尚空的人生观两相结合,就产生了全新的美学理念:圣心常虚静,悬鉴照本真。物我相玄会,美自由心生。接受了这种理念,可纳天地于胸际,化万物为情思,大自然和社会的万象万物都可在心中产生无穷无尽美的联想,因此,这种美学理念可化为一种微妙精巧、 空灵活泛、趣味无穷的精神享受。

佛家美学尚“空”,不仅要求我们真正理解“真空妙有”,而且要我们处理好“空”和“实”的关系。周济先生在论作词时说:“初学词求空,空则灵气往来!既成格调,求实,实则精力弥满。”苏东坡论诗时说:“ 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

“空”是抛弃世俗烦恼,是舍弃执著心、差别心、功利心,佛教的“空”与道家所讲的“三去”(去欲、去疲、去知)相似。心“空”了自然清莹而不浊,自然纯粹而不杂。这样的艺术心境即虚静空灵的妙明之心,这样的心具有极大的洞察力,能够深入万物内蕴,把握住在日常繁忙时无缘体悟的精深微妙的细节。

佛教美学还要求我们的心在能空、能舍、能忘、能静之后,做到能悟、能省、能实、能“真力弥满”,透过万象,折射出一片灿烂的星空。这便是“真空为体,妙有为用”。有两首诗能很好地说明只有空灵之心才能艺术审美。如其一郭六芳的《舟还长沙》

侬家家住西湖东,十二珠帘夕阳红。

近日忽从江上望,始知家在画图中。

当她生活在现实生活里时,日夜操劳,一心为稻粱谋。心不空,生活在美中丝毫也感受不到美。直到有一天,她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求,怀着空灵虚静的心从江上远远地,悠然自得地看自己的家,这才发现,自己日日夜夜生活在那里的平凡之家,原本就在美丽的图画中。

宋代高僧了元和尚的《游云门》一诗也是以“空灵明澈”之心去体悟品茶之美的绝唱:

一阵若邪溪上雨,雨过荷花香满路。

拖筇纵步入松门,寺在白云堆里住。

老僧却笑寻茶具,旋汲寒泉煮玉乳。

睡魇惊散毛骨清,坐看秦峰秋月午。

月明山鸟乱相呼,松杉竹影半窗户。

今人彻晓忆匡庐,作诗先寄江南去。

六如茶文化研究院二十五年如一日

开办各种等级茶艺师培训班、茶酒调饮班

教学|课程|咨询

更多课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