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妻子临盆前夕,丈夫梦到两兄弟,一个报恩,一个讨债

金牛座 (98) 4个月前
南宋时期,方城县有个名叫邱水清的富商,他自幼父母双亡,吃百家饭长大,十六岁外出闯荡,摸爬滚打多年,积累下万贯家财。邱水清没有父母,可他家却设有灵堂,里面摆放着两个灵位,分别刻着挚友段浪、挚友宋姜。
这两人是邱水清的同乡,跟他一起长大,是他最好的朋友。当年三人结伴出来闯荡,结果他俩双双早逝,只剩下邱水清一人。多年来,他总会想起二人,这才为其设下了灵位,日夜供奉。
不知不觉间,邱水清已年近三十,是时候娶妻生子了。在媒婆的介绍下,他认识了一个名叫夏毓的女孩。夏毓出身书香门第,饱读诗书,温良贤淑,跟邱水清也算门当户对,俩人一见钟情,很快便举办了婚礼。

图片模式

可婚后三年,夏毓的肚子始终不见动静,这可把俩人给急坏了,尤其是夏毓。邱水清对她极好,可谓有求必应,甚至从未跟她红过脸。夏毓始终无法怀孕,让她十分自责,甚至还主动提出让邱水清纳妾。可邱水清却坚决不同意,并一直陪在其身旁,这让夏毓极为感动。
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在邱水清三十三岁那年,夏毓终于怀孕了,夫妻俩喜极而泣,邱水清则放下了一切生意,陪在妻子身边悉心照顾。
十个月的时间眨眼而过,马上就到临盆的日子了,邱水清和夏毓紧张万分,郎中和产婆也早就请到家里了,随时准备着。这天傍晚,连着忙活了好几天的邱水清终于扛不住,在妻子温柔的安抚下沉沉睡去。

图片模式

不知过了多久,邱水清迷迷糊糊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躺在大门前,面前则站着两个人,他揉了揉眼,这才认出站在自己面前的,居然是死去多年的段浪和宋姜。这么多年过去,他们还是二十岁的模样,一点没变,邱水清又惊又喜,哭着上前拥抱二人。
他才不管对方是人是鬼,兄弟重逢,没有比这更让人开心的事了。段浪和宋姜笑着推开邱水清,并与其聊了很多。就在这时,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阵鸡鸣声,段浪慌忙起身,淡淡道:“我是来报恩的!”
一旁的宋姜也站了起来,一脸坏笑的看着邱水清:“我是来讨债的!”言罢,二人不顾邱水清的阻拦,径直走进了他家,并钻进了夏毓的房间。

图片模式

就在这时,邱水清从梦中惊醒,段浪和宋姜也消失了。他扭头看向身旁的妻子,谁知夏毓一脸凝重,他低头一看,羊水居然破了。顾不上多想,邱水清立马起身叫来产婆,并吩咐下人烧水。
坐在产房外,听着妻子的叫声,邱水清反而想起了自己的俩兄弟,梦中他们说的话到底是什么含义?就在他发愣之际,几声婴儿的啼哭将他拉回现实,产婆眉开眼笑地抱着两个婴儿走出产房:“恭喜邱老爷,贺喜邱老爷,是对双胞胎,都是男孩!”
邱水清听后高兴万分,赶忙起身接过俩孩子,可笑着笑着,他就僵在了原地,因为他想起了昨夜的梦,很显然,这两个儿子就是段浪和宋姜的转世,他们一个是来讨债,一个是来报恩的。邱水清郁闷万分,可俩孩子长得一模一样,到底是谁讨债鬼呢?

图片模式

不管怎么说,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邱水清自然不会差别对待。他为俩孩子起名邱浪、邱江,并对其严格管教,五岁就把他们送进了学堂读书。女本柔弱,为母则刚,夏毓心疼孩子,开始经常和丈夫吵架,并认为他对孩子实在太过严格了。邱水清也十分无奈,他只是担心孩子走上歧途,毕竟里面还有个讨债鬼。
日子一天天过去,邱浪和邱江也一点点长大,可俩人的相貌却愈发相似,外人根本分辨不出来。更让人惊喜的是,俩孩子都很聪明,一前一后考上了举人,可谓前途无量。可看着日益长大的孩子,邱水清却愁眉苦脸,因为他根本就猜不出,谁是讨债鬼。
夏毓看出了丈夫的异常,在她的不断追问下,埋在邱水清心底多年的秘密也被曝光出来。

图片模式

邱水清十六岁那年,跟着段浪和宋姜南下经商,三人起初在码头当搬运工挣钱,认识了一个善良和蔼的船老大。船老大经常给三人讲述自己年轻时到各地游历的奇闻异事,在得知三人打算经商后,船老大给了他们一个建议,那就是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要他们三人分别选择一个领域,这样成功的机会才更高。
三人听从了船老大的建议。当时朝廷正与金国交战,段浪便选择了马匹生意,专门为军队供售战马;宋姜却认为,战争不能持久,将来若是议和,向金国进贡布匹,布匹定会升值,他便选择了布匹生意。
至于邱水清,民以食为天,他选择了开饭馆,做起了饮食生意。几年过去,果真如宋姜所料,朝廷与金国议和,战马的价钱一跌再跌,布匹的价钱却疯涨。结果没过多久,段浪就破产了,他急火攻心,一病不起。

图片模式

邱水清得到消息后,立马赶了过去,当时宋姜正在和朝廷洽谈进贡布匹一事,一直没能到来。段浪病情加重,邱水清为了给他治病,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他甚至不惜卖掉了自己刚刚经营起来的饭馆。
可段浪还是没能挺过来,弥留之际,宋姜终于赶到。段浪死后,邱水清决定将其遗体送回家乡,落叶归根。宋姜表示同意,并给了他一大笔钱,他生意繁忙,实在走不开。邱水清表示理解,带着段浪的遗体便离开了。
他将钱和段浪的遗体全部给了他的父母,只字未提自己为救助段浪倾家荡产一事。后来,他为了东山再起,跟宋姜借钱。当时宋姜没有闲钱,可他还是将一笔订单的尾款借给了他,因为他相信邱水清能还上。

图片模式

可让宋姜没想到的是,邱水清投资失败,血本无归,心灰意冷的他远走他乡,却把借钱的事给忘了个一干二净。
几年后,邱水清攒下了银子,东山再起。可当他想起此事,回去还钱的时候,却被告知,宋姜已经死了,其家眷也不知所踪。经过一番打听才知晓,原来宋姜借给他的那笔钱,本来是给朝廷的一笔尾款,还不上钱,又被同行打压排挤,加上得罪朝廷,宋姜的生意很快就没落了,而他也在不久后因病去世。
邱水清懊悔不已,没想到居然是自己害死了宋姜。如此来看,讨债鬼就是宋姜,报恩的则是段浪,可俩孩子长得一模一样,如何分辨。得知真相后,夏毓的脸色也变得有些凝重,夫妻俩一商量,决定找个阴阳先生帮他俩看一看。

图片模式

第二天一早,夫妻俩便背着俩儿子偷偷出门,并在朋友的介绍下,驱车赶往了城外五十里处的一个小村庄,这里有个姓刘的阴阳先生,据说手眼通天,十分厉害。
刘先生在得知二人的来意后,拿出两张黄纸,分别写下了邱浪和邱江的生辰八字,之后将其塞进一个龟壳里,又拿出七枚铜币,为其卜了一卦。当看到结果后,刘先生反而笑了起来:“天理昭昭,因果循环,无论谁是讨债鬼,谁是报恩鬼,这都是天意,逃不了的。既然是你结下的孽缘,何不坦然面对,莫要自寻烦恼了!”
邱水清听后恍然大悟,立马拜谢刘先生。自那以后,夫妻俩不再纠结此事,而是用心教导两个儿子。

图片模式

邱江和邱浪也十分争气,几年后金榜题名,当起了大官。谁知第二年,邱江在负责为皇宫建造新殿宇的时候,由于监管不力,手下贪污,导致新殿宇建到一半坍塌。事关重大,圣上震怒,好在其他人为其求情,邱江免去死罪,但建造新殿宇的费用,需要邱江负责。
邱水清得知此事后,立马拿出自己的棺材本帮助儿子,他也终于知道,谁是讨债鬼了,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至于邱浪,他身居要职,他兢兢业业,勤勤恳恳,还得到了圣上的赏识。后来,邱水清和夏毓被俩儿子接到了京城,安度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