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女子深夜醒来,梦见家中老牛讲话,她放开缰绳救了父亲

天秤座 (69) 4个月前
明朝嘉靖年间,修水县张家村有个淳朴老实的庄稼人叫张大山,妻子因为生女儿时候难产去世,张大山独自带着女儿,又当爹又当妈地抚养着女儿,平日里靠着家里的几亩土地为生,农闲的时候就帮大户人家上山砍柴,运气好的时候还能打到一些野鸡野兔改善一下伙食,日子虽然清贫,但是父女俩却感觉充实而快乐。
张大山的女儿名叫张巧巧,和张大山老实木讷的性格完全不同,张巧巧从小性格开朗,能说会道,但有一点却是随了张大山,张巧巧心地极为善良,有时候父亲打完猎回来吃不完张巧巧都会主动分给邻居们,邻居们都很是喜欢张巧巧,父女两人的人缘颇好。

图片模式

人如其名,张巧巧不仅有着一张巧嘴,还有着一双巧手,张巧巧在村头张裁缝的店里当过几个月学徒,很快就能独当一面,帮客人们做衣服了。
在裁缝店隔壁,住着一个张财主,仗着自己和当地县令关系好,平日里没少欺负当地百姓,大家都敢怒不敢言,就连张裁缝也叮嘱张巧巧,遇上张财主要小心说话,千万不能得罪他,张巧巧心里记下,明白强龙难压地头蛇,对这种人还是能躲则躲。
张财主长得肥头大耳,十分好色,见到张巧巧颇有几分姿色,开始动起了歪脑筋,他听说张巧巧能说会道,聪明伶俐,于是想要刁难一下张巧巧。
这一天,张财主大摇大摆来到裁缝店里,指名要找张巧巧,张裁缝战战兢兢找到张巧巧,走之前还特意叮嘱张巧巧:“千万不要得罪他,不然咱这个店就完蛋了。”

图片模式

张巧巧从后院来到前台,张财主笑嘻嘻地对着张巧巧说:“知道我是谁吧,我来找你是要找你做几件衣服,不过你可要好好听,要用一丈布,给我做出一件褂子,一床被单,两条口袋,剩下的还给我做条大毛巾。”
一边的张裁缝听完面露难色,就一丈布的材料怎么可能做得出这么多东西呢?正想说话,张巧巧拦住了师傅,微笑着回答张财主:“好的张员外,那您两天后让底下人来取就可以了。”
张财主本来就是故意刁难张巧巧,没想到她接得这么爽快,心中虽然有些疑惑,但想着两天后过来取衣服就什么都知道了,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两天之后,张财主亲自来到了裁缝店,张巧巧抬头便笑脸相迎:“张员外,您让底下人来取就可以的,您亲自跑一趟多累啊。”张财主看着张巧巧那张如花似玉的脸蛋看得六神无主,还是管家摇了摇他,他才回过神来说:“那你把我交代你的衣服拿来吧,记住,一丈布,多了一寸我都不认账哦。”
张巧巧一边应着一边拿来一件褂子,张财主皱了皱眉,说:“被单呢?”
张巧巧说:“张员外,您白天穿着是褂子,晚上往身上一搭就是被单。”
张财主:”两条口袋呢?“
张巧巧:”袖口一扎就是两条口袋。“
张财主:”还有手巾呢?“
张巧巧:”大襟一掀能擦汗,正好当手巾。“
张财主本来想借着这次机会为难一下张巧巧,没想到竟然这么轻易就被她化解了,当众吃了个大瘪,心里虽然难受,但也不好当众发作,只能付完钱之后悻悻地走了。
张裁缝见张巧巧如此聪明,帮自己化解了这么大一个危机,心里也对张巧巧十分感激,以后更加尽心尽力教张巧巧了,张巧巧也很用心学习,师徒俩的店铺生意越来越好,除了每月给父亲钱,张巧巧自己也攒了一点银子。
这天张巧巧下班回家途中经过集市,正走着,被街上喧闹的声音吸引,张巧巧转身走过去就看见是家肉铺,只见张屠户正举着刀正对着一头老黄牛,老黄牛被拴在一条大铁链上,嘴里发出凄惨的呜咽声,眼里发出哀怨的眼神,任谁看了都于心不忍。
”慢着!“人群中的张巧巧大喊一声,”张叔父慢着,这头牛我买下了。“张屠户一回头,看见是张巧巧,开始劝说张巧巧:”张姑娘,这头牛年纪大了,耕不了什么田了,现在把它买回去就是赔钱货,还不如把它杀了卖几两肉钱哩!“
张巧巧不紧不慢地说:”张叔父,我看这头老黄牛似是通人性,谁叫我今天遇上它了呢,也算是缘分,就算我求你,就把它卖给我吧。“
张屠户本来也嫌弃这头牛又老又瘦,杀了卖钱也得费好大劲,见张巧巧又这么想买,索性就卖个人情给她了,张巧巧几乎把自己的私房钱都给了张屠户,牵着老黄牛慢慢走回家,老黄牛看着走在前面的张巧巧,竟然流下了两滴眼泪,张巧巧回头看见这一幕,惊呼老黄牛真的通人性,回家把这件事跟老父亲一说,心地善良的父亲也很赞同,父女俩精心喂养老黄牛,老黄牛偶尔也帮张大山耕耕地。

图片模式

另一边的张财主时不时就在裁缝店外晃来晃去,总想着要找个机会接近张巧巧,却逮不到空子。这天县令夫人生日,张财主去给县令送礼,饭桌之上谈到这件事,县令对着张财主后背一拍:不就是一个柴夫的女儿吗,待我略施小计,一定让你抱得美人归!“
张财主眼睛一亮:”此话当真?“
县令眯着小眼睛,趴在张财主耳边一阵耳语,张财主瞬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高呼:”还是兄长高明,事成之后,小弟必得重金酬谢!“说完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图片模式

这天张巧巧领了工钱回家交给张大山,张大山也刚好从山上打猎回来,收获颇丰,父女俩心情大好,于是做了一大桌好吃的,饭桌上张巧巧感慨:”爹,这么多年您辛苦了,我知道你一直没有再娶就是怕我受欺负,但是女儿如今长大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将来要是女儿出嫁您自己孤家寡人女儿怎么放心得下,您要是平日里能遇上个说得上话的,千万不要再为我考虑了,只管做自己的就好了。“
张大山听到女儿如此懂事,只感动得一直抹眼泪,”巧巧你长大了,还这么懂事,爹能有你这么一个女儿,已经很知足了!“
父女俩就着酒,不知不觉有点喝多了,夜已深,两人各自回屋歇下,到了半夜,张巧巧惊醒,却见屋中站着老黄牛,仔细一看,这不是家中那头老黄牛吗?她不由得哭笑不得,这老牛是怎么进入屋内的,它半夜进入屋内要干嘛?
张巧巧面带笑容,正欲赶老牛出门时,老牛却张嘴说道:”赶紧出屋才能避祸。“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才发现刚才不过是做了一个梦,怪不得老牛会入屋。
不过,张巧巧觉得很奇怪,怎么会没头没脑的做了这么一个梦呢?老牛为何要自己出屋?既然已经醒来,她脑海里带着刚刚做的梦,轻轻推开门准备小解一下再入睡。
正值深夜,院子里十分安静,张巧巧心里想着老牛,于是转过去牛圈想看看老牛,却看见老牛在槽边不住转圈,眼中含泪,显得格外焦躁不安。
张巧巧走到老牛身边,用手摸着老牛的脑袋:”老牛啊老牛,你放心,我和爹爹一定好好待你,你会安然到老的。“
老牛却将她手拱开,不停地用嘴去咬缰绳,张巧巧忽然想起刚刚做的梦,索性解下缰绳,想看看老牛想干嘛。缰绳刚取下来,老牛从牛棚走出,径直朝着张大山房间走去。
”你......“
张巧巧以为老牛要进父亲屋里,怕惊扰到他,刚要出口制止,但让她没想到的是,老牛并不是要进屋,而是到了张大山屋角,开始不住用前蹄刨着地上。
张巧巧哑然失笑,走过去想把老牛牵回牛棚,不料到了屋角一看,地上竟然有个包袱,打开一看,里面竟是一堆金子。
张巧巧看着包袱后被吓出一阵冷汗,这明显就是栽赃陷害,针对的就是父亲,就在同时,张巧巧也大概猜到了实施此计的人,应该就是张财主,等到第二天,张财主就会放出消息说家中失窃,这东西就会在张大山屋角被找到,张大山指不定还有牢狱之灾,到时候张财主就可以利用自己救父心切的心情,在县令面前帮张大山美言几句,借机要挟自己做他的妾室。
张巧巧冷静地思考了一番,将地上的坑细心掩埋,将老黄牛拴好,又将包袱拿回屋内,等到快四更天时,张巧巧叫醒父亲,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跟张大山细细讲了一遍,张大山大惊,问女儿有什么办法。

图片模式

张巧巧将包袱拿给父亲说:”很简单,我们就真的把这金子藏起来,让他们怎么找也找不到,我们就安全了。“
张大山拍了拍大腿,”巧儿还是你聪明!我这就去把这东西埋到大山里去,保管别人都找不到,就算找到了也查不到我们头上来了!“张巧巧对着父亲点了点头,于是张大山趁着天色未亮便进了山,找了个人迹罕至的树洞把金子藏了起来,走之前还按张巧巧的吩咐细心掩埋了一番。
果然第二天中午,张大山父女正吃着饭,一队衙差径直冲进了张大山家里,说是张财主家里财宝失窃,奉命搜查,领头的衙差带着一个跟班径直向张大山屋角向下挖,但却什么也没有挖出来,其余人在张巧巧家中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什么东西,一队人马只能悻悻而归。
听说张财主的珠宝后来真的失窃了,央求县令帮他找回来,但是县令却认为他夸大金额,根本就没有丢失那么多钱,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件事之后,张大山和女儿商量,决定搬离这个村庄,于是对外声称巧巧谈了个外姓男子,不日就要嫁过去,巧儿舍不得父亲,所以张大山也跟着一起过去,两人在一个夜里悄悄地搬离了张家村,带着那个被埋起来的包袱和老黄牛,重新找了个地方生活,听说后来巧儿真的谈了一个如意郎君,而老黄牛也平安终老。
月月说:张大山是一个生性淳朴的农民,一生老实本分,虽然妻子难产而死,但张大山也靠着自己的力量将女儿抚养长大,而且在张大山善良性格的影响下,女儿也是有勇有谋,极富孝心。
张财主生活富裕,又有妻儿在侧,本来生活应该是很富足充实的,但是他太过贪心,总是想着要纳妾,还勾结县令帮自己作恶,最终才会偷鸡不成蚀把米,丢了一堆财宝还无处喊冤。
老黄牛深夜托梦,究竟是不是老牛报恩,这个其实并不重要,也许是张巧巧太过在乎父亲,也总觉得张财主来者不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谓的老牛入梦,可能也只是她的一段臆想或者托词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