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一死刑犯梦到下雪,狱警调查后,帮他找到失散30年的家人

水瓶座 (104) 3个月前

2017年11月的一天清晨,福建省龙岩监狱的一名犯人郑江缓缓醒来,这几天他一直在做同一个梦。

梦里:天上下着鹅毛大雪,一个男人牵着他的手在河边走……

郑江困惑不已,他“生”在福建,长在福建,可福建什么时候下过雪。郑江笃定,这极可能和自己的真实身世有关。

郑江把自己的梦境告诉了监狱领导,没想到还真的让他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郑江已经连续三天没睡好了,每天夜里他都会做一个梦,梦中的场景既陌生又熟悉,这让郑江感到异常苦恼,因为这极可能与他的身世有关。

原来,郑江一直怀疑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而是被抱养的。

想到这里,郑江立刻提笔给监狱领导写了一封信,信中他客观描述了自己的真实情况:由于这场梦弄得他心烦意乱,心理压力也很大,所以无心改造,希望监狱方面能帮他查清楚这件事情。

郑江是2006年进入龙岩监狱服刑的,到现在为止已经11年了,这些年他表现不错,多次被评为先进,也得到过减刑,因此他给监狱领导留下的印象不错。

图片模式

一直以来,郑江都安心改造,从没制造过什么麻烦,他提出这个要求还是头一次,因此监狱的管教民警非常重视。

当时负责郑江的管教民警叫陈林斌,他是从2012年开始负责郑江所在监区服刑人员的政治思想工作的。

收到郑江的信后,陈林斌决定先跟他谈一谈,摸摸具体情况再说。

陈林斌平时为人和善,所以郑江对他非常信任,在谈话中,郑江毫不保留地将自己的经历说了出来。

图片模式

自打开始记事起,郑江就没离开过福建省,他是在福建泉州的南安市长大的。

郑江是个留守儿童,他的“父母”在外地打工,家里只有爷爷照顾他,老人家对孙子非常疼爱,

因此他的童年是30年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可惜好景不长,在郑江8岁的时候爷爷去世了,此后他就被寄养在姑姑家里。

毕竟郑江是外人,姑姑对他也不可能有多疼爱,顶多就是管他吃喝而已,久而久之郑江变得愈发孤僻。

图片模式

除此性格因素以外,郑江还因为身材矮小,经常被周围的不良少年欺负,他们有时会辱骂郑江,说他是没爹没妈的孩子。

每到这个时候,郑江都会争辩说:“我有爸妈,他们去外面打工了。”

可是他做出的这些辩解他自己也在怀疑,因为这些年来他始终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说他是“阿北”。

所谓“阿北”就是当地方言中对北方来的外地人的蔑称,周围很多人都说郑江是被抱养来的,这让他对自己的身世产生了怀疑。

虽然家里人坚持说这是没有的事,让他好好上学不要多想,但是郑江实在忍受不了学校那种压抑的环境,班上同学谁都不愿意接纳他,因此郑江小学还没有毕业就选择了辍学。

这么小的孩子,即使踏上社会也没什么出路,因为很少有人会冒着风险雇佣童工,所以无所事事的郑江就只好天天在大街上闲逛。

图片模式

这期间,郑江认识了附近一些小混混,天天和他们在一起,逐渐染上了很多恶习。

他们成天混迹于网吧、台球厅等地,缺钱了就去偷去抢。很快郑江就因为抢劫被抓进了少管所。

两年多以后,郑江被释放出来。然而没有一技之长的他再次走上了犯罪道路,然后第二次被抓,这一回他被判了三年。

图片模式

这样反复经历犯罪、入狱、释放这一循环,郑江也对自己的人生彻底麻木了,他觉得自己烂命一条,因此行事愈发无所顾忌。

在2005年郑江第二次被释放后没多久,他就犯了一件大案。

图片模式

当时他在街上闲逛时,不经意间发现了自己的仇人。对方姓吴,也是个混混,之前和郑江有矛盾,有一次他找了好几个人把郑江堵在角落里打了一顿。

这次发现吴某只有一个人,于是郑江和同行的两个朋友决定抓住机会报复他。

本以为吴某势单力孤会低声下气地服软,没想到他特别强硬,扬言说要是找麻烦,他一个电话就能叫人来报复。

双方一言不合,随即发生打斗,在混乱中郑江失去了理智,从口袋中掏出一把弹簧刀捅入了对方的小腹之中。

图片模式

看着对方倒在血泊中,郑江才逐渐冷静下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大事。

不过一切都晚了,受害人在被送到医院后没多久就因为抢救无效而身亡,这一次郑江所面对的绝不是之前那种两三年的刑期了。

所幸郑江还算理智,在杀人后没有选择逃跑,而是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正因为如此,法院在量刑的时候给了他一个机会,没有判处他们死刑立即执行,而是判了死缓。

图片模式

尽管郑江暂时保住了性命,但他依旧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因为他的青春年华注定要在监狱中度过了。也正因为如此,郑江才在监狱里一直服刑到了今天。

这些年郑江一直表现良好,因此得到了减刑,从死缓减为有期徒刑二十年,监狱方面也认为他是可以改造好的。但不管怎么说他的要求仍然让监狱方面很是为难。

这些年始终没见有一个亲属来探望过郑江,不仅如此,连家里的来信和电话都没有。他就像是一个被社会抛弃的人一样。

如果要是其他方面的要求也就罢了,监狱方面可能会尽量满足,可是寻亲这件事可没那么容易,毕竟一点线索都没有,去哪里找呢?况且以前也没有这个先例。

关于这一点,其实郑江心里也有点嘀咕,他知道自己提的要求有点过分,但他实在是太渴望得到家庭的温暖了。

图片模式

从小到大,郑江虽然名义上有父母,可是由于他们常年在外地打工,他根本没见过父母几面,况且他也知道这些年听到的风言风语不是空穴来风,而他也觉得自己和父母长得一点都不像。

另一方面,如果自己真是父母亲生的,为何他们对自己一点也不亲近呢?小时候对自己几乎不闻不问,后来坐了牢,他们干脆就消失了。郑江认为自己肯定是被抱养无疑。

这些年他越来越想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了,本来想等出狱后再说,但他的刑期尚有九年,他实在是等不及了,这才跟监狱管教提出这个有些过分的要求。

了解到郑江的情况后,管教民警陈林斌也表示非常理解他,出于本心,陈林斌是愿意帮助他的,他对这个积极改造的年轻人印象不错。但这毕竟不合程序,这是他无法做主的,因此陈林斌表示会将此事上报给领导,并且一定会帮他争取。

图片模式

陈林斌将郑江的情况上报给监狱长陈庆荣后,陈庆荣也陷入了犹豫之中。

之前监狱服刑的犯人也有很多会提出一些要求,但一般都是赡养老人或者子女教育的一些问题,帮助犯人寻亲是从没遇到过的。

而且监狱并不是社会福利部门,它的主要职责是对违法犯罪的人进行惩罚。

但是监狱领导班子在进行讨论后,认为监狱的责任虽然是惩罚犯人,但也有改造犯人的职责。

郑江走上犯罪道路虽然是他主观行为,但客观环境确实也有一定影响。

图片模式

如果希望郑江之后浪子回头,以后出狱后能够在社会上立足,再也不重复犯罪道路,有必要帮他解开这个心结。如果能完成这件事,表现不错的郑江之后大概率能重新融入社会。

最终监狱方面决定抽调人力,尽量帮助郑江实现他的心愿。

陈林斌收到消息后也很高兴,第一时间就通知了郑江,自己有些过分的要求竟然被通过了,这让他大喜过望。同时郑江也对监狱方面产生了深深的感激,他当即表示自己一定积极改造,决不辜负监狱领导的恩情。

在监狱方面询问郑江相关线索时,他表现得很苦恼,由于当年被拐的时候年龄实在太小,完全不记事,因此很难提供什么线索。于是他只好把最近做的梦讲了出来,并说这可能就是自己的家乡。

一个梦能代表什么?如果把这个当成线索,那显然是太儿戏了,况且这个梦还那么模糊。

调查组看从郑江这没能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于是决定先去走访一下。

图片模式

监狱方面就派了两名狱警,前往郑江的家中走访,询问当年发生的事情。

遗憾的是,郑江的父母并未在家,很可能仍然在外地。而他姑姑一家人似乎也不愿意提及这件事,坚称自己和郑江的父母没什么联系,这件事他们一点也不知道。

随后警察又走访了一下周围的邻居,终于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住在郑江家楼上的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他对来访的警察很热情,并对之前的事侃侃而谈。

他说:“这家人我始终觉得他们不对劲,当初也没听说他家媳妇怀孕,没过多久就说生孩子了。不光如此,他们这个孩子特别神秘,连满月酒都没办。”

另外,郑江的父母是在浙江省打工的,但是当年却听说他们去了一趟贵州,这一点很可疑。

通过以上信息,基本可以确定郑江的怀疑确实是真的,他就是被抱养来的,而且他的家应该就在贵州。

图片模式

但是贵州那么大,去哪找呢,这无疑是大海捞针。这时候郑江的那个梦让监狱方面重视起来。

贵州位于中国西南部,按说是很少下雪的,相对下雪多一些的地方,应该就是贵州西北部的遵义市和毕节市两地了,因为这两座城市海拔较高,相对冷一些。

这个信息很重要,监狱方面决定就顺着这条线索进行追查。

很快龙岩监狱就联系到遵义市和毕节市当地的司法部门,结果对方特别配合,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发布了一篇名为“郑江寻亲”的文章。

图片模式

这篇文章在当地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很多市民听到郑江的遭遇后对他表示非常同情,虽然他曾经犯过严重的错误,但既然已经积极改造,那就该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因此很多网友主动转发这篇文章,各大网络平台也纷纷报道,这就对郑江的寻亲起到了很大的帮助。

就在文章发表后的第四天,郑江的亲人,竟然真的看到了这篇文章!他们立刻按照文章中留下的电话联系到了龙岩监狱。

来电话的是一中年女子,她说自己叫张明英,看郑江的照片感觉和自己有点像,而且当年他的弟弟确实被人拐走了,于是想来确认一下。

图片模式

按照张明英的描述,情况确实非常接近,她家住在黔西毕节市的一座小山村里,家门口也有一条小河,有时冬天会下雪,这些都和郑江的梦境很类似。

张家一共有三个孩子,上面两个都是姐姐,小儿子出生后就成了父母的心头肉,可当他不到三岁的时候,有一次父亲带他去赶集,结果被人贩子给拐走了。

丢了孩子以后,张明英的父亲悲痛欲绝,他始终无法原谅自己的疏忽大意,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没放弃过寻找儿子的希望。

后来有一次老人家听镇子上的人说当地被拐走的孩子都被卖到福建去了,因为这边的人贩子有福建那边买家的渠道,结果他一下就记住了。

后来张明英的父亲也去过福建寻找,但因为线索太少而且家里条件不好,没法长期呆在外地。

后来在女儿长大后,他建议她们去福建打工,如果有精力的话可以尽量找一下弟弟的下落。

张明英听从了父亲的建议,这些年她定居在福建晋江,工作之余也会抽空打听失踪的弟弟的消息,可惜一直没有线索,而父亲也在这个时候带着万分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

前几天她看到了家里人那边转发的文章,凭直觉她认为郑江一定就是自己的弟弟。

图片模式

龙岩监狱方面听说这件事后非常重视,立刻安排张明英和郑江做了DNA鉴定。一个星期的漫长等待后,结果出来了,他们两个人确是是一母同胞的姐弟。

当时郑江已经三十岁了,苦苦追寻了这么多年的家人终于找到了,他圆了自己的梦,而监狱方面也准备帮他安排一次认亲活动。

然而当陈林斌警官将这个好消息告诉郑江的时候,他的表现却有些异常,显得有些顾虑。难道找到了家人他不开心吗?

原来郑江顾虑的是自己的身份,家人苦苦找了自己真么多年,现在终于找到了,却发现自己却成了罪犯,这不是让他们大失所望吗?会不会因为这样他们就不会认自己呢?郑江心中感到万分纠结。

不过陈林斌的回复打消了他的顾虑,他说郑江的母亲和姐姐都很盼着见到他,一点也没有嫌弃他的身份,郑江这下才放了心。

认亲活动安排在监狱的大厅内,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亲人,他再也忍不住了。只见他们一家人抱在一起放声痛哭,周围监狱的管教人员也为之深受感动。

郑江哽咽地叫着“妈妈”,而他的母亲也是老泪纵横,她抱着郑江的后背说:“儿啊,我终于找到你了,是我对不起你。你别多想,一定要在这里好好改造。”

这个老太太心中五味杂陈,她恨人贩子,因为他夺走了自己的儿子。同时她也恨买主,也就是郑江的养父母,因为他们把郑江买走以后却不好好教育他,导致他沦为罪犯。

不过儿子找到了总归是好事。当初郑江因为无人管教堕落到这个地步,如今他终于回到了家人的身边,即使他还有几年的刑期,但这毕竟是有盼头的,想必他在对生活有了希望以后会更加积极改造自己。

可是郑江唯一的遗憾就是再也见不到他的亲生父亲了,老人已经在几个月前因病去世了。

图片模式

为了弥补这个遗憾,家人们这次特意带了父亲的遗像,这也算帮老人完成遗愿。

望着遗像上父亲的面容,郑江的眼泪又止不住了,他心中万分悲痛,就差了这么几个月,自己就跟父亲错失了相见的机会。他想着自己梦境中那个牵着自己手的男人,可惜此生再也无法见到他了。

郑江把父亲的遗像摆在面前的椅子上,然后俯身下跪,他连磕了几个头,哽咽着:“爸,是我不学好,我对不起您,我一定好好改造,等我出狱了再去给您坟前上香。”

本来过几天就是郑江的生日了,监狱方面准备在他生日这天再安排认亲,但是郑江的家人有些等不及了,于是就提前过来了。

当天晚上,郑江的家人买了生日蛋糕,他们想给郑江要过一个特殊的生日,母亲激动地说道:“儿子,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了,我们提前帮你庆祝生日快乐。”

郑江对此很是诧异,他这三十年来从没过过生日,也没人会想到帮他庆祝生日,另一方面,养父母把他买来后就没怎么管过,办理身份证的时候干脆随便填了个日子,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出生日期是哪一天。

看着家人这么热情,郑江备受感动,他很珍惜这个人生中的一次生日,在姐姐的指点下,他闭上眼睛,许了愿,之后吹灭了蜡烛。

周围的狱警和他的家人们一起为他送上了生日的祝福,郑江对着管教民警深深地鞠了一躬,如果没有他们这么费心费力,他怎么可能找到家人呢。

生日蛋糕很甜,这不仅是味道,还包含着家人以及管教民警对他的关爱,郑江的心里感觉更甜。

认亲仪式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无论是郑江还是他的家人都感到依依不舍。母亲握着郑江的手,语重心长的说:“孩子,你放心吧,我们都等着你。等你出去以后我就让你学些手艺养活自己,那样你就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图片模式

郑江深深地点了点头,以前他是孑然一生,因此混一天算一天,对犯罪也感觉无所谓,

但是从今天开始他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家人,以后他也有了牵挂,他必将会对自己的将来负起责任,也会对家人负起责任。

看到郑江的表态,监狱长陈庆荣感到万分欣慰。

他觉得监狱帮助郑江寻找亲人是正确的决定,虽然消耗了一定的人力,但毕竟挽救了一个人,让他以后可以回到正轨而不会再次走上犯罪道路,这件事可以改变他的一生,因此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

郑江因为一个梦找到了自己的家人,这件事虽然听起来有些玄幻,但却是真实存在的。

我们应该感谢那些认真负责的管教民警,如果不是他们的努力,郑江就难以圆梦。

而正是有了这些认真负责的警务人员,误入歧途的人才能重回正轨,而真正的和谐社会也将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