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女子“梦到”遇害弟弟埋尸地点,警方前往,挖出尸体

水瓶座 (83) 3个月前

“警察同志,相信我,我亲人肯定死了!”

2008年夏天,一名女子走进吉林省长白山市公安局,向警方哭诉她的哥哥被杀。

当涉及到人类生活时,警方应该予以高度关注。然而,不管她们面前的女人怎么哭,她们似乎都不愿意相信记者说的话。他们认为只是记者担心他失踪的弟弟,所以他们有幻想。

警方之所以有这种想法,并不是因为他们不负责任,而是因为这名女子坚称,他哥哥被谋杀的原因太离谱了:“相信我,我哥哥真的被杀了。他昨晚在梦中告诉我了!他甚至告诉我尸体埋在哪里!”

2008年6月11日晚上10点,在长白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里,村民张永成帮助邻居刘晓林照看山里的货物。和她道别后,他准备回家。

张永成和刘晓林是合伙人。他们一起卖山货。他们的家相距只有20米。显然,在这么短的路上什么也不会发生,所以刘晓林没有出去送行。

然而,第二天凌晨3点左右,张永成没有像往常一样开车去刘晓林家打包货物。

刘晓林一直等到天亮,但张勇没有来成都。她忍不住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不会出事吧?”

张永成两年前来到这个村子。他来自辽宁。自从他来后,他一直在这里定居。他和刘晓林合伙做山货生意,赚的钱由刘晓林分配。张永成对金钱很开放,很热心。如果村民需要帮助,他随时待命,不付钱。每个人都把他当作朋友。

因此,当村民们发现张永成已经失踪了好几天是,他们不禁为他担心。

张永成失踪一周后,住在辽宁老家的张永成妹妹张燕也来到了这个村子。她已经一个星期没联系她哥哥了。她担心她弟弟是否出了什么事。得知弟弟失踪,她立即选择报警。

当警方得知张永成失踪前在刘晓林家时,他们迅速前往她家进行调查。这项调查无关紧要。警方在刘晓林家的木堆下发现了一件沾满鲜血的迷彩服。

刘晓林清楚地记得,当张永成11日晚上离开时,他穿着这样一件衣服。

这套迷彩服的口袋里什么也没有。这件连衣裙的前胸上有一个小孔。然而,这个小孔上有很多碎秸,这似乎不是由锋利的工具造成的。

经警方检测,确认迷彩服上的血迹为人血,是张永成自己的血迹。警方在对张永成住所进行调查后发现,他家的门窗完好无损,屋里没有打斗的痕迹,抽屉里仍有数百美元,被子整齐地叠在床上,没有睡觉的痕迹,表明张永成那天晚上可能根本没有回家。

在没有更多线索的情况下,警方开始走访并调查该社区。作为一名警察,敏锐的判断力是最基本的职业需求。一位名叫张克的警官在经过刘晓林家15米外的一个沙堆时发现问题:“为什么沙堆上有这么多苍蝇?”

张克拿起一根小棍子,把地上的沙子拔了下来。当沙子几乎被清理干净时,有很多深红色的痕迹。经验丰富的张科立刻判断:“这是血!”

张克没有错。这些痕迹确实是大量的血液,已经渗透到土壤中。然而,虽然这里有很多血,但警方无法根据地上的血迹判断受害者是受伤还是死亡。

根据对附近邻居的调查,警方了解到,一些村民在11日晚上听到了外面的打斗声,但他们认为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打斗,并没有认真对待。

警方据此判断,张永成在离开刘晓林家时遭到袭击,随后失踪。问题是,张永成去了哪里?

案件陷入僵局后,张永成的妹妹张燕来到派出所。她说的第一句话吓了警察一跳:“我弟弟死了。”

张燕认为她哥哥已经死了,不是因为她找到了张永成的尸体,而是因为她昨晚做了一个梦。

据张燕说,当她昨晚睡觉的时候,她突然梦见她的哥哥来找她。他浑身是血。他说他被人杀了。现在,尸体被埋在火车站以西的一条小路上,沿着铁路线的南侧。路边有灌木丛。

作为唯物主义者,警方绝对不相信“梦想”。毕竟,这没有科学依据。他们认为张燕可能太想念她的哥哥了,所以她每天都在思考,晚上做梦。

然而,为了让张燕尽快平静下来,避免她遭受更多痛苦,警方最终决定按照张燕所说的方向进行调查。

这次调查确实发现了问题所在。

当张燕到达铁路附近时,她带着警察沿着一条小径行驶,路上有一辆轻型汽车和一条熟悉的道路。路的前面是一片无人区。

走着,警官张克发现了一块奇怪的沙子。这片沙地的土壤与周围环境明显不同,颜色也较深。用铲子,警察立刻感觉到土地肯定被挪动了。太松了。

在挖了将近一两米后,警察挖出了一具男子的尸体。

身穿短袖T恤衫的上身和一对伪装裤子,手机和200元内。尸体的前胸和腹部有多达八处伤口。左前臂和左肘部也有两三处伤口,最致命的一处是心脏被刺伤。

尸体不是别人,而是失踪一周多的张永成。

经过尸检,警方确认张永成的死亡时间应该在2008年6月11日晚上8点到11点之间。

在确认尸体是张永成的那一刻,警方最怀疑的是他的妹妹张燕。因为警察很困惑,她究竟是怎么知道她哥哥的墓地的?你能在一个梦中找到你哥哥的尸体吗?警察不相信。

张燕在确认哥哥确实已经去世后,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警方真的无法从她那里获得更有效的信息,所以他们不得不从其他方面开始调查。没关系。我真的发现了一条重要的信息:“张永成曾经有一个女朋友叫李梅。结果,他们在一个月前大吵了一架,分手了。”

张永成是村里有名的好人。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脸红过。这样的人会和女朋友吵架。村民们立即包围了他。结果,他们听到了难以置信的八卦:“张永成和李梅吵架的原因是因为张永成在外面发现了一个女人。”

警方认为神秘女子是破案的关键。

经警方调查,李梅与张永成发生争吵后回到辽宁老家,于是她去辽宁找李梅,询问情况。

说到这件事,李梅很生气。她和张永成已经相爱好几年了。因此,前段时间她去看张永成时,发现他找到了另一个女人,她仍然是他的生意伙伴!

听到“商业伙伴”这个词,警察很快问:“你是说刘晓林吗?”

刘晓林和张永成是恋人,警方从未想过。在之前的调查中,刘晓林坚称她和张永成的关系只是普通的合伙关系,没有提及这方面的任何内容。此外,据警方所知,刘晓林已经结婚10年了。

很快,警方又传唤了刘晓林。这一次,她承认了自己与张永成的关系。刘晓林的丈夫谷大海是个好人,性格善良,对刘晓林也很好。问题是,他在远离村庄的铁路上做铁路修理工,没有时间陪妻子。刘晓林不可避免地感到孤独。

作为合伙人,张永成在一起采摘和销售山货的过程中很好地照顾了刘晓林。如何花钱完全取决于她。刘晓林不可避免地搬家了,两人走到了一起。

那天晚上,刘晓林把张永成打发走,留在嫂子家里。她的嫂子可以证明这一点。此外,刘晓林得知张永成去世后哭得很伤心。看起来不像是她杀了张永成。

既然不是刘晓林,是顾大海吗?作为一名铁路修理工,他必须熟悉铁路现场的情况。此外,张永成出事当天,谷大海不在家,在部队值班。他的班次一个接一个。没有人能证明顾大海确实在工作。警方不能排除他的怀疑。

此时,警方基本认定张永成的谋杀案一定涉及情感问题。由于谷大海无法突破,警方决定从刘晓林那里找到突破点,全面细致地调查她的社会关系。

很快,警方又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在张永成之前,刘晓林有一个名叫韩志刚的情人。在张永成尸体被发现的第二天,他就神秘失踪了!”

据刘晓林透露,韩志刚是她的前合伙人。两人走到一起后,她发现韩志刚有点“心胸狭窄”和占有欲。如果她对其他男人说几句话,韩志刚就会不高兴。更让刘晓琳不满的是,韩志刚知道自己没有离婚的打算,经常在顾大海在家的时候来找她。

当警方前往韩志刚家进行调查时,他们得知韩志刚去青岛看望正在上大学的女儿。问题是现在是六月,学生们很快就要放假了。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去青岛?

此外,警方拨打韩志刚的电话后,发现对方已关机,无法联系。

这时,警方从刘晓林那里了解到一条重要信息:“他们家里的两把钢刀不见了。”当警方向顾大海询问此事时,顾大海否认:“我们家里没有钢刀。”

刘晓林没有在家里谈论这把钢刀,因为他担心这名男子被他的丈夫杀死。后来,当警察问他时,他最终选择了认罪,但谷大海为什么要否认呢?

由于暂时找不到韩志刚,警方决定先调查谷大海的一方,最后找到了谷大海委托藏在哥哥面前的钢刀。

在这里,真相似乎正在浮出水面。然而,经过比较,警方发现张永成身上的刀口不是由两把钢刀造成的。

原来,顾大海知道自己找到了尸体后,担心警方怀疑他杀害了张永成,于是在家里偷偷包了两把钢刀,送到了哥哥家。没想到,这件事被他的妻子捅了出来。

事件发生后,警方基本排除了顾大海犯罪的嫌疑,但由于他的两把刀是管制刀,顾大海被公安拘留。

这次拘留让警方想出了一个“邀请国王进瓮”的好办法。

显然,这是为了在刘晓才家里陷害他。在与谷大海和刘晓林的家人讨论后,警方开始宣布:“案件已经解决。谷大海杀死了这名男子,他已被刑事拘留。”

果然,就在三天后,韩志刚回到了村子里。

警方在处理案件时应注意证据。为了说服韩志刚,警方再次展开了详细清查。案发当晚,一名村民将家里的独轮车借给了韩志刚。他说他想运沙子。虽然他很好奇晚上要运什么沙子,但村民们并没有提出太多要求,而是把沙子借给了他。

第二天一早,韩志刚还了那辆被他洗干净的独轮车。

在独轮车底部,警方发现了一条沾有张永成血液的胶带。后来,拿到搜查证的警察在韩志刚家的淋浴间下发现了两把用塑料袋包着、沾满鲜血的利刀,这是杀害张永成的凶器。

面对确凿的证据,韩志刚最终无法辩驳。他解释说,他之所以选择杀人是因为嫉妒,当他看到刘晓林离自己越来越远,离张永成越来越近时,决定杀了刘晓林。

第11天,韩志刚先去铁路旁挖了一个洞,然后拿着一把钢刀去张永成家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到张永成等了半天没回来。直到晚上10点多,韩志刚才迫不及待地离开。于是,他在离开刘晓林的家时碰巧遇到了张永成。

本来就有占有欲的韩志刚,立即怒不可遏,抓起一把刀与张永成摔跤,最后将其刺死。在混战中,张永成的迷彩服被他推到了木堆里。因为天很黑,韩志刚没有注意到。

杀人后,韩志刚去借了一辆独轮车。张永成的尸体在沙堆里,他的血把沙堆染成了红色。后来,韩志刚用独轮车将张永成的尸体运到铁路并掩埋。韩志刚自始至终是此案的唯一肇事者,没有共犯。

在这种情况下,最奇怪的部分无疑是张燕通过梦找到了哥哥的尸体。警方认为这纯粹是巧合。渴望思念哥哥的张燕四处寻找哥哥的下落。她记得周围的环境。她在铁路附近感到可疑,于是选择报警。结果,张永成恰好被埋在那里。

事发后,顾大海和妻子离开了他们生活了几十年的村庄。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后来又是怎么生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