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老汉梦到儿子变成老虎,一觉醒来才明白儿子命不久矣

白羊座 (94) 4个月前

顺天府有个姓白的老头,他大儿子白甲在南方做官,已经好几年没回家了。
这天,有个姓丁的亲戚来看望白老头,白老头知道他有过阴的本事,便让他讲讲人死后的事。
姓丁的告诉白老头,“我在阴间当差,所以能知道下面的事,抽空的话可以带你去看看你的儿子。”
“咋滴,听你的意思,我儿子死了?”
白老头猛地站起来,两眼圆瞪,那表情像要吃人一样。
“别生气,怪我不会说话,你儿子活得好好着呢。”
姓丁的解释完,就赶紧告辞离开,恐怕白老头拿扫把打人。

几天后,天上黑影,白老头刚要关门睡觉,姓丁的又来了。
“你这时候来干什么?”
姓丁的笑道:“我来带你去见你儿子。”
白老头知道姓丁的在开玩笑,便要关门。
姓丁的急忙说道:“我带你去个地方,保准你没去过。”
“你不会是想带我去那边吧?”白老头说着,指了指脚底下。
姓丁的笑道:“就问你敢不敢去吧?”
“那有什么不敢去的!”
姓丁的见白老头答应,拽着他的袖子就出了门。
走过一条又黑又长的路,远远看到前面亮起两个红点。
“快到了。”
姓丁的说完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走近一看,那两个红点原来是挂在城门上的两盏灯笼。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城,姓丁的先带白老头来到一座衙门前。
只见这衙门红砖绿瓦气势不凡,犹如那趴伏的猛兽,让人生畏。
“这是你外甥的衙门。”
当时白老头姐姐家的儿子在山西当县令,听姓丁的这么说,白老头嘲笑道:“我那外甥在山西当小小的县令,先不说这衙门气势恢宏根本不像县衙,就单单路程就几千里,我们这么一会就走到了?”
姓丁的也不解释,“不信你进去看看。”
白老头当然不信,径直走进衙门,果然见外甥头戴蝉纹帽,身穿獬豸服,正在里面处理公文。

刚想上前打招呼,姓丁的急忙阻止,“大人正忙着,我带你去你儿子的衙门看看。”
白老头心想,儿子的官比外甥做的大,想必这府衙也肯定比眼前这衙门大的多,想到这,白老头迫不及待的跟着姓丁的向外走。
出了衙门又走了几百米,姓丁的在一衙门前停了下来。
白老头见眼前的衙门虽然比外甥的大,但墙上却血迹斑斑。
“这是我儿子当官的地方?”
“正是!”
“不,不可能!”
“你若不信,进去一看便知。”
两人走进大门,只见门两旁蹲着两头狼,龇牙咧嘴似乎要吃人。
姓丁的将白老头护在身后,大声呵斥着狼,才慢吞吞的进了门。
哪知,不进门还好,一进门当即吓了一跳。
那堂上、堂下有无数头狼,坐着的、躺着的,一个个闭目养神,好不自在。
而那大堂两侧白骨累累,阴森至极。
“这不是我儿的府衙,你在骗我!”
白老头被眼前的景象吓得连连后退,他不明白为什么儿子的府衙与外甥的府衙会有这么大的区别。
正在这时,白老头的儿子白甲从里面走了出来,见到父亲后,急忙迎过来,并命人赶快准备酒菜。
就见一头狼叼着一个人从三人面前走过,白老头吓得浑身颤抖,急忙问儿子这是怎么回事。
“给父亲准备几个下酒菜而已,何必惊慌。”

听了儿子的话,白老头脸色煞白,拉着姓丁的要回去。
就在这时,衙门里的狼乱叫起来,有的钻到桌子底下,有的颤抖的趴在墙角,有的更是越墙逃跑。
不一会,两个金甲将军从天而降,用绳索将白甲捆绑起来,白甲竟然变成一头老虎,趴在地上恶狠狠的低吼。
其中一个金甲将军拔出剑,想砍掉老虎的脑袋,却被另外一人阻止道:“先别砍,明年四月才到日子。”
“那就暂且饶他一命,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先打掉他的牙齿,明年再来收他性命!”
金甲将军说完,提起大锤就敲掉了老虎所有的牙。
老虎痛的在地上打滚,白老头大为恐惧,猛地坐了起来,发现这竟然是一场梦。
白老头觉得这梦不同寻常,就让仆人去请姓丁的亲戚,但姓丁的怎么也不来。
白老头感觉不妙,急忙把梦境记录下来,并言辞恳切地给白甲写了很多劝诫的话,然后连夜让二儿子带着信去找白甲。
当老二见到大哥时,发现大哥的门牙全都掉了,忙问是怎么回事。
白甲告诉弟弟,说是喝醉酒从马上摔下来,把牙磕掉了。
然而,更让老二震惊的是,白甲摔掉牙的时间正是父亲做梦那晚。

老二把父亲的信交给白甲,白甲看完久久不能平静,脸色苍白又强作镇定地说:“梦到的事情哪能信,大可不必担心,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老二在白甲家住了一段时间,见到满堂的贪官污吏,明白了什么叫作狼狈为奸,明白了什么叫作乌烟瘴气,更明白了什么
叫作
豺狼虎豹坐一堂,吃肉喝血骨成山。
老二明白,哥哥已经无药可救了,便回了家,将所见到的都告诉了父亲。
白老头悲痛大哭,知道大儿子迟早会有报应,就拿出家中的钱财来周济穷苦的百姓,希望天降正义时不要牵连白甲的妻儿。
第二年,附近的商贾听说白甲升到吏部为官,都来白老头家祝贺,但白老头以身体不适为由,全都拒之门外。
可不久,又有人传,白甲在上任的路上遇到强盗,被强盗杀了。
白老头不但不悲伤,反而烧香来感谢神灵,并告诉别人,白甲死有余辜。
同一年,白老头姐姐的的儿子,因为政绩卓越,被提拔到京做了御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