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书生梦到葫芦,屡试不中,多年以后,才知道其中隐情

水瓶座 (87) 4个月前

图片模式

撰文 | 夏西

明代宣德年间(1426-1435年),湖广黄州府有个姓吴的读书人,名叫吴生有,五六岁时就失去了父亲,年轻的寡母含辛茹苦,一手把他拉扯大,还节衣缩食,供他读书认字。

母亲如此辛苦,吴生有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一心想着长大以后可以科举高中,光耀门楣,让寡母过上富贵日子。于是,一朝高登青云路,报得慈母三春晖,成了吴生有从小就立下的志愿。

一转眼,十年过去了。吴生有果然不负众望,写得一手好文章,在十里八乡很有名气,就连先生们都举手称道,说他别说去考个秀才,就是以这水平去考举人,都是坛子里面抓王八,十拿九稳了。

吴生有听了先生们的话,心里不禁乐开了花,连忙回家告诉了母亲,母亲也非常高兴。

第二年,吴生有抱着雄心壮志,相继参加了童试和乡试,连连报捷,果然中了举人。消息传到家里,守寡十余年的老母亲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吴生有看在眼里,非常高兴,不由得暗下决心,一定要去京城参加会试,中个头名状元,以光耀门楣,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

图片模式

于是,吴生有便更加地发愤图强,日夜苦读,随即,信心满满地前往京城,准备参加会试。

在考试的前一天,吴生有早早睡下,可是却怎么也睡不着,直到半夜时分才迷迷糊糊地睡去了,却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一个白发苍苍的老道人走到他的床边,似笑非笑,也不说话,只是伸手递给了他一个小葫芦。

吴生有一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还是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接过了葫芦,还没等他看清老道人的脸,他就突然消失不见了。

吴生有吓得不轻,一下子就醒了过来,手中空空如也。他躺在床上琢磨了半天,也不明白其中的寓意。

这时,生员进场的钟声响起。吴生有也来不及再想,便把它抛之脑后,踌躇满志地走进了考场。

一连三场下来,吴生有不管是策论、诗词还是制艺,都写得是花团锦簇,样样俱佳,心想:这次就算中不到头名状元,三甲肯定是绰绰有余,不在话下。

几天后,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终于放榜了。吴生有约上几个好友,一起前去看榜,谁知,一直从榜首看到榜尾,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名字。

图片模式

同伴们欢呼雀跃,互相庆祝自己高中,而吴生有的失望之情可想而知,只得一个人背起行囊,唉声叹气,偷偷地返回了黄州府。

一连几天,吴生有都把自己关在书房,左思右想,心中始终无法释怀。然而,他的母亲却非常看得开,时时前去安慰道:“我的儿,千万不能着急上火,你已经高中了举人,已属不易。况且还有下一次呢?”

吴生有一听,觉得很有道理,又不想让母亲担心,便在心中自己安慰自己:我今年不过才十七岁,就算下一科再中进士,也是少年成名,何必要如此妄自菲薄呢?

这样一想,心情顿时平静了下来,一如既往地读书会友,刻苦攻读,一心等待着下科再考。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很快三年就过去了,又到了进京参加会试的日子了。吴生有也再一次踏上了进京的道路,住进了同一家客栈里。

这天晚上,吴生有竟然又做了一个同样奇怪的梦,梦见那位老道士又把一个稍大的葫芦递给了自己。醒来再去应试,却再一次名落孙山,失望而回。

从此,吴生有每次前去应试,都会在临考之前做到同样一个梦,而在考场上,无论他怎么出色发挥,写出如何锦绣文章,却一直榜上无名。

图片模式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吴生有自己也记不清到底参加了几次会试了,而他也从一个清秀俊朗的白面书生变成了一个油腻的中年人。

这些年,老母亲早已委托媒人,给他说下了一门好亲事,妻子漂亮温柔,贤淑良德,还给他生了一对好儿女。一家人在一起尽享天伦之乐,日子过得非常惬意,而老母亲也一再劝慰他,让他安心待在家里,守着妻儿老小,好好地过着安稳的日子,不要再去四处奔波,想着去考什么状元了。

话虽如此,可是吴生有却始终还是心有不甘,心想自己才华横溢,满腹经纶,不说考上状元,起码也能中上一个进士吧?于是,他虽然答应了母亲,却依然还是暗自用功,日夜苦读,想实现自己儿时的梦想。

这一年,又逢考期,吴生有辞别母亲、妻儿,再次踏上了赴京应试之路,住进了另一间客栈里。这些年来,他为了不想做出同样的梦,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家客栈了。

谁知,刚一走进客栈,吴生有竟然遇到了同样来自于黄州府的一位姓夏的书生,两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为了可以彻夜长谈,互相切磋诗文,就相约住在了同一个房间里。

图片模式

到了临考的前一晚,吴生有心惊胆战,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个跟随自己多年的葫芦梦。这一次,他突然发下了狠心,想到了一个办法。

这一晚,夏生为了第二天从容应试,早早便在里间睡下,而吴生有却独自一个人坐在外间,泡了一壶浓茶,一边听着夏生细微的鼾声,一边苦熬着瞌睡,准备拼了一晚上不睡觉,也不能让这个如影随形的怪梦坏了自己考试的兆头。

漫漫长夜,非常难熬。吴生有一直数着更漏,从一更等到鸡叫三遍,终于迎来了黎明的曙光,虽然身体疲惫,他的心里却非常高兴,心想总算摆脱了这些年来这个鬼一样的葫芦。

这时,里间传来一阵窸窣声,夏生也起床了,等他出来一看,见到吴生有竟然一夜未睡,不禁非常奇怪,随后又神秘兮兮地对他说道:“真是怪事!我刚才做了一个怪梦,梦见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道士,送给你一个葫芦,那个葫芦好大,差不多有一人多高……”

话没说完,夏生见吴生有脸色苍白,垂头丧气地坐在椅子上,大吃了一惊,便上前去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图片模式

吴生有没有回答,内心感到一阵窒息,语无伦次,喃喃地说道:“完了!完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个鬼葫芦看来是跟定我了,这一科肯定又是空欢喜一场了!”

随后,吴生有便站起身来,准备收拾东西返回家乡,再也不来应试了。夏生见状,大吃一惊,急忙一再询问,吴生有见此情形,也不再隐瞒,便把这些年来一直做这个葫芦怪梦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向他说了一遍。

夏生听罢,也非常惊讶,却一再安慰吴生有道:“俗话说得好,既来之则安之。你既然已经报了名,也不能不去,何不放开胸怀,再去应试一次,说不定可以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呢?也免去了日后悔恨不已。”

吴生有听了夏生的话,也有些心动,便跟着他走进了考场,却还是无精打采,根本没有以前那样,把心思放在文章上,反而应付了事,草草交了卷,回到客栈里蒙头大睡。

几天后,又到了发榜的日子。吴生有早有准备,知道自己肯定又没有希望,怎么都不肯去看喜榜。夏生劝了半天,也无济于事,只好一个人去了。

图片模式

到了中午时分,夏生兴冲冲地跑回来,一把摇起吴生有,告诉他中了三甲第十七名。吴生有听了,并不相信,以为他是跟自己取笑而已。

夏生见他不信,拉起他就跑了出去。到了悬挂喜榜处一看,吴生有果然高中,而夏生也位列三甲。

这时,吴生有早已不是那个热衷于功名的年轻书生了,可是,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这毕竟是人生的一大喜事,吴生有也非常高兴,跟着高中的众人一起去拜会座师。

当时,一同在座的还有两个年轻人,大约只有十六七岁,吴生有看到他们,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当年风华正茂的年纪,不禁嗟叹不已,心里也不免有一种冯唐易老、李广难封之感!

于是,吴生有上前一问,原来这两个人正巧就位列他的前面,一个是三甲的第十五名,一个是三甲第十六名。

吴生有一听,非常惊讶,便再次请教他们的姓名,得知他们竟然一个姓胡,一个姓卢,都是今科第一次进京应试,便高中了进士。

“胡,卢……葫芦!”吴生有大惊失色,突然想到了这些年的那个奇怪的梦,一下子便全部明白了过来,随后又露出了一丝苦笑。

原来,这么些年来,自己屡次应试,却一直都无法得中,是因为胡卢(葫芦)这两个读书人还没有长大罢了。

图片模式

特别声明:民间故事是前人给我们留下来的宝贵的文化精华,旨在宣扬正义,阐述公理,不可等同于封建迷信。图片来自于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由漂泊者言原创,欢迎关注,带你一起长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