娴院演讲 万飞:爱家暴的男人长啥样(下)

娱乐 (100) 3个月前

家本该是所有人的避风港,但因为家庭暴力,家反而成了很多受害者的地狱。就像大多数人都看过的《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安嘉和就是梅湘南地狱中的魔鬼,为什么众人眼中光鲜亮丽的安嘉和私底下却是个家暴狂呢?是什么导致了一个原本温文尔雅的人动不动就要家暴呢?爱家暴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听万飞分享《爱家暴的男人长啥样》,一起分析爱家暴的男人咋想的,共同反对家暴,远离家暴。

图片来源于《娴院演讲》现场

“普通施暴者也渣吗”

我们今天谈到的“爱家暴的男人长啥样”,我们想给施暴者画像。

在今天的舆论场上,我们能够看到施暴者是什么样的嘴脸,渣男、精神病、人格障碍等等,那些比较恶性的案件中的这些施暴者,你用这些词大家还可以接受,但是还有更多的是普通的施暴者,他们也戴得上这些帽子吗?

在我看来,我觉得在普通的家暴案里面同样这样去称呼这些施暴者,我觉得不怎么公平,所有的施暴者都是渣、都是有病吗?不一定,我来举两个例子。

“负面情绪极其危险”

有一位女士说她的先生有精神问题,她说我的老公长期打我我不讲,他现在特别想杀我。我就问她是怎么判断、怎么确认他现在想杀你的,因为我能看见她的恐惧是真实的

她就跟我讲了一个故事,她说,两年前的一天中午我在午觉,我老公一走过来就用透明胶把我的腿绑起来,我听到吱吱吱的声音,我知道是透明胶,我就假装睡着,我以为他是开玩笑,第三下他就把我的嘴和鼻子捂住了,也是透明胶,我不能呼吸,我这样就慌了,原来他是想要我的命。

她喊叫不出来,然后她用腿用力砸床板,这样的话声音会很大,邻居正好经过她的门口,听到以后敲门,这位女士认为是她的邻居救了她,如果邻居不来她就没命了。

大家记住我用的一个词是她“以为”,我们生活当中很多的恐惧、误会,或者说一些观点都是自己的“以为”,这个“以为”大家不要小看,就是这个案例我后来讲到的,当她认为我有生命安全威胁的时候,她会启动她的积极防御,她会对抗的,她会先下手为强,这位女士特别的明显

所以她有这个认知以后,她就一直在想我怎么样避免不被他杀掉。就是两个月前那天晚上她晚上起来上厕所,她突然发现她老公露在被子外面的脖子有这么长一段在外面,她说我这个时候要是拿把刀我这一下不就把他砍死了吗,他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机会。

她就想往厨房去拿刀,但走的路上她也想起来她的孩子一个月以后要结婚了,如果我把他杀了以后,我的媳妇不结不成了吗,她就想我是不是把我的媳妇娶进门了我再来杀,就这么纠结走来走去走了十几分钟,最后她那种理智战胜了,她就没有动。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当我们产生这种负面情绪或者说我们来了这种恐惧,如果没有把它消解的话是非常的危险

我们认为很多人受到这种威胁的时候有两种反应。一种是消极的,我就逃离,比如说我要离婚,我要躲起来;另外一种比较极端,我就是以暴制暴,我先把你杀了。

后来我跟她做了一些处理和分析,让她这种恐惧感慢慢的降低,当然中间也受了一些正向事件的影响,就是她的儿子结婚了,然后很快她有了孙子,然后带孩子,那就是她的沟通中间有一些改变,现在已经快三年了,他们夫妻俩就再也没有发生这些冲突,她也没有受暴。

“被家暴200次的受害者”

第二个例子就是有一个女士向我求助,是2019年的时候,她给我看到了一段施暴的现场视频,她说我被我老公打了很多次,我现在没办法了,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问她说你报警了吗,她说我报了没用,报警以后我老公说他没打我。

我说你们怎么回事?他们结婚了19年,家里有4个孩子都没成年,她说你知不知道他打了多少次,打了200次 。这个200次让我很震撼,我当时有一丝的怀疑,我说你怎么确信有200次。

她就跟我从第1次讲,讲到30多次的时候,我说我信了,我说你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她说第一我的记忆力特别好,第二我做了记录。我说我相信你受暴了200次,然后我说这次你后来你怎么搞的。

她说这是三天前打的我,他打了我以后,我老公、公公婆婆没有管我,他打我当时我还没有什么,他打我以后不管我,我要在床上饿死吗,我动不了睡在床上,她说我觉得他们让我心寒了,我一定要报警,结果他又不承认,警察又没有证据,没办法就走了。

我当时忘了我们家有监控,后来我一想起来我就把监控一弄下来我就发了朋友圈,很有意思的是,这一位丈夫通过他的朋友老婆的朋友圈看了这个视频以后,他自己说我怎么这么残忍呢,这是我后面要提到的是一种失忆。

从这个视频里面看得到,这个施暴者,就是他每一拳打下去,他持续了三分多钟,那一脚他就是把他全身的力气都用下去,这就让我们看到这位男士的这种负面情绪特别强,就是驱动他的动力非常足

在这个里面我们用多部门的联动,我就要继续跟这位女士讲,我说你再报警,你有视频完全可以证明,好,她再一次报警,警察来以后就把他的老公拘留。

我们的联动里面就是凡是被治安拘留的,我们机构的心理咨询师就会去拘留所给施暴者做心理干预,我就跟施暴者聊天,我去之前我就做一些想象,我说结婚19年,打了老婆200次的施暴者,长得什么样?

要么是满天横肉是吧,要么就是那种比较凶残的怎么样,我想象的一系列的形象,结果一见面反差特别的大,个子比我还矮,不到1米6,然后就是一种比较憨厚、说话很直接一种人。我后来看到他老婆,老婆比他壮、比他高。

他直接到什么程度,他就跟我讲,我老婆很经打的,你不要看视频上面我打的那么狠,她没事,我有一次比这次更狠了,我一拳打过去把她打得飞很远,飞在墙上面,住院花了1000块钱,他说你不要以为1000块钱是给她治病了,全部是检查费,没有用一分钱的药,她没事。

“施暴者行为分析”

这是我后面要跟大家谈到的,这个人很特殊,他让我颠覆了我很多原有的概念,我有三点印象特别深刻。

第一就是他失忆,就是我这才发现,原来施暴者还会有这种失忆的情况,他不是去否认,警察问说你为什么打老婆,说我没打,他是看到朋友圈的视频才知道他打了,那么这个里面后来我发现,他是当人高度情绪特别浓烈的时候,他的人被情绪脑支配,他的记忆好像没有储存,他就是不记得。

第二个发现就是他的勤劳,原来一个人可以勤劳到这个程度,他跟我讲,包括我都到他们村里去走访的时候,都证实了这一点,他就是什么,他说我除了吃饭和睡觉,我只要站起来我就在干活,真的就是这样子。

第三点就是他的认知,他就谈到因为他老婆生病了还要她干活,真正生病了的人就睡在床上起不来的,只要能站起来的人就应该是好人。

他老婆在一年多前被确诊了输尿管癌,做了两次手术,这次施暴离她第二次手术只过了两个月,他的老婆的身上有三个器官被切除,我们见到她的时候,她的身体都很虚弱的那种,但是在她的丈夫看来,你能够站起来讲话你就是好人,他就认为,因为他特别讨厌那种偷懒的人。

他说我老婆年轻的时候很勤快,我很喜欢她,现在生病以后,就说你们说她生病了,我觉得她没生病,她现在偷懒的,我说她是生病了,有医院的诊断,他说我不信,你没有看到她和邻居聊天的时候那个精神多好,特别的有劲,他的认知是这样子。

他们家是精准扶贫户,就是说让我们印象当中是个穷的家庭是吧,他们家怎么有监控,我当时很好奇,我就问了两边,夫妻双方说的是一样的。

就是这位女士在癌症动手术之前她有个担心,她说万一我在手术中先走了,我回不来了,我家里的老三老四是双胞胎,只有两岁多,我就想天天看着他们。

她就跟她老公提个要求,她说我们家能不能装个监控,让我看到孩子,她老公二话没讲就装了个监控,所以后来监控装了以后,然后就把他施暴的过程也拍下来了。

我通过这个细节看出来,这个丈夫他并不是那么苛刻,对他老婆还是可以的。

我就教他,我发现这位男士他的情绪燃点就是暴怒,特别容易发怒,他的怒点特别的低,他也特别容易产生负面情绪,由于刚才前面说的那些认知的问题,他怎么可能没有情绪?

我在讲,我说很多事情不是你看到这样子,我说当你很愤怒、很难受的时候,做几下深呼吸,你做给我看,我教他,然后就训练。

我说还有一点他的行为模式,当他生气的时候就打人,我说你能不能改一下,打人以后你不要以为你老婆打了没事,她是有伤的,我说你能不能变成对人的攻击,转化到对物的攻击上面。

因为我在视频上看他家里有很多蛇皮袋装的稻谷,我说你要打人,你这一脚踢老婆时候,你踢那个蛇皮袋不行吗,你要这一拳打过去的时候,你把你家的碗摔一下不行吗?他说那可以,好,后来就这样子。

所以第一年,我每过一段时间我给他打电话,他一接到电话就很意思,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我没打她,我不仅没有打她,我都不打人了,他这个说话是非常的直接,到现在已经两年半多了,再也没有施暴。

7年多来,我们万家无暴近距离的、大数量的去接触这些家暴的个案,现在累计有3700多个案例,我还是发现我无法给施暴者画像,因为他们都是普通人,我感觉他们就是你、我、他。

所以从微观的层面去观察施暴者为什么会施暴,我发现他可能是受负面情绪的驱动,我们当时双方的这种沟通方式如果是不恰当的话,特别的容易令当事双方产生负面情绪。

“预防家暴是需要学习的”

如果说我们需要预防家暴要怎么做,我觉得可能需要我们学习,双方都要学习如何去接纳、如何去尊重对方,如何去包容我们的亲人。我们还要学习如何无伤害的那种沟通技巧,互联网现在能查到非暴力沟通,这是需要学习的。

我们还要学习如何管理情绪,如果说在这里有朋友说让我给出什么建议的话,不是有些年轻人恐婚吗,我建议你们在恋爱前或者恋爱中的人,你们可以到网上去查一个叫冰山图,就是大海里的冰山,你学习一下冰山的理论,你梳理一下自己和对方内在的期待和渴望是什么。

在冰山上面,我们的语言、我们的行为、我们的情绪感受在上面能看到,但是在冰面以下更多的我们潜意识里面的,我们自己不予承认的那些东西是什么,这个非常的重要。

如果我们认为对方他太自我,他太不尊重我,我们用很多“太”的时候要反过来想一想,我也是不是这样,我是不是也自我,我是不是也没有尊重对方。

最后我想做个结语,我们应该反对的是家暴的行为,行为是违法的,是有危害的,我们应该去反对它、去摒弃它,但是我们做的行为的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精神病,都是渣男或者是渣女。

除了极少数那些比较特殊的案件以外,绝大多数的家暴的施暴者都是普通人,如果我们不注意沟通技巧,我们不注意管理情绪,我们也有可能成为施暴者。